三半调

休息一年
爬坑飞快
小学生文笔,求轻喷,逻辑和语法错误欢迎指出。
接近年更的龟速拖延症患者
专写bg

【大纺】演员(2)

all纺身份逆转企划

二阶堂大和为演技老师,纺是准备出道偶像

ooc有



离出道只剩两个月不到,小鸟游纺接到出演电视剧的工作,虽然只是个出场不到两分钟的女配,她还是打算认真地演好。

今天便是二阶堂大和的第一节课,他们借了一个房间观看纺带来的以前的表演的DVD。

纺怀着演出时都没有的紧张感盯着大和按下播放键,虽然那时候已经很拼命努力了,但昨天她自己重温了一遍,只感觉很生硬,有些情绪没能很好表现出来。

“不用紧张,你很棒了。”大和笑着安慰她一句,影片开始就去聚精会神地看着。

第一个播放的便是两年前拍的微电影,纺饰演的是一个被渣男一脚踏多船的乖乖女,唯一难度较大是得知真相后果断分手这段戏。

大和看了一分钟开头,直接快进到这段播放。

十六岁的纺上身制服规规矩矩地扣到最上一颗纽扣,只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,也没带多余的饰品,格子短裙也不像其他女生一样缝短一截。

她仰头对上揽着漂亮女孩的男友不耐烦的表情,忽视眼角余光感受到的女孩的打量,平静地问:“这是你的女朋友吗,前辈?”

“是啊,我告诉你,我们已经……”

纺抿唇,打断他,“我明白的,那么再见,前辈。”未等回头,她颔首,转身就走,裙摆犹如翩飞的蝴蝶画出一个果断的半圆。

镜头拉近,纺的眼眶微红,死死咬着下唇,唇瓣被咬得通红,眼泪在眼眶打转,始终没有落下。

画面突然静止,大和按下暂停键,“好了,我们来谈谈你的演技。”他转头看向纺,只见她坐姿端正,望过来的眼神茫然懵懂,微微湿润。大和一瞬间失语。

“怎么了吗?有什么不对的请您直说吧,没关系的。”纺更加紧张,忐忑地更加挺直腰腹,一副乖乖受训的样子。

“不,你很有天赋。不过,你这么怕我的样子,哥哥有点伤心啊。”大和故意装出失意的模样,垂下眼帘,余光盯着她的举动。

虽然感觉哪里不对,纺忽略那个自称,慌张地解释:“不不不,对不起,我没有怕您,只是有点紧张而已。”

大和向她靠近,直视她的清澈红瞳,逼问似的低声问:“真的吗?没有在撒谎吗?”

纺被逼得身体后倾,咯到沙发的扶手,无路可退。看到大和脸上的笑意,意识到被戏弄,她刚准备生气,就见面前的人起身。大和笑着道歉:“抱歉抱歉,你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,忍不住就这么做了。”

“二阶堂さん太过分了!”纺生气地坐起身,缩到沙发角落里,防备地盯着他。

大和举起双手,主动退后,收敛笑意,“对不起啊,作为赔罪,我给你讲讲你这段哪里演得不够好?”

纺忍住内心的吐槽,看到他变得认真的神色,迅速调整情绪,正襟危坐,“那拜托您了。”

大和也下意识地坐正,“我想你现在重看应该能感觉出来,你最后一幕的情绪表达过了,会显得夸张。但是前面那种人物的勇敢坚强又表现得不够,而且这个角色还保留着对前男友的爱,你的表演过于平淡了。当然,也有剧本的问题,台词不够好。”

纺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这一幕拍好后我一直有反复研究,我想我现在应该能做得更好。”

“很好,那给你五分钟准备,我和你对戏。”大和设下闹钟,把遥控器递给纺。

纺接过,手指不小心碰到对方的,感受到那异于自己的体温,她有些不自在地缩了缩手指,抓紧遥控器。

大和无奈地笑笑,刚才逗过头,吓到她了。


【大纺】演员(1)

all纺身份逆转企划
这里除了zero和九条boss之外其他人的身份都逆转了。
二阶堂大和:演技老师



天色灰蓝,秋雨淅沥,小鸟游纺放好雨伞,直奔社长办公室。
在走廊上遇到小鸟游音晴——她的父亲,曾经是全国最火的偶像,现在逐渐隐退幕后。
“纺,现在要去找社长吗?”音晴笑眯眯地摸摸她的头,怀里的兔子也“miu”地叫了一声,摇摇耳朵。
纺软软地抱怨:“别揉乱我的发型啦。是的,社长让我去办公室一趟。”她摸摸兔子kinako的耳朵,“下午好呀,kinako。”
音晴收回手,抬手看了看表,“那就快去吧,别让社长久等。我也有个剧本要谈。”
“嗯,再见,爸爸。”
纺顺利抵达办公室,敲两下门。
“进来。”
“失礼了,”她打开门,里面有两位青年,白色短发身着黑色西装的那位是刚成年的社长——逢坂壮五,背对着纺坐着的是一位头发有点乱,穿着休闲运动服的青年,听到动静,他转动椅子面向她。
哇,他好像很严格,有点凶的样子。
“下午好,纺さん,这位是您的演技老师,二阶堂大和。大和さん,这位是您负责的偶像,小鸟游纺。”壮五介绍道,“接下来两位可以去找个地方认识一下,明天就要开始上课了。”
“是,失礼了。”两人退出办公室。
纺和大和走出办公室,对视一眼,一起开口:“你......”
大和迅速反应过来,“女士优先,你先说吧。”
纺歪歪头,“我们去楼下煮杯咖啡再找个练习室谈吧。”
大和率先迈出脚步,“就这么办吧。额,该怎么称呼你?”
纺快走几步跟上,“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,因为父亲也在这里工作。”
“父亲是?不会是我想的那位吧!”大和侧过头打量着身边娇小的女生,蓬松的金色长卷发,如同红宝石般闪耀的眼睛,五官精致,糟糕,太可爱了。他移开视线,“确实,仔细一想这个姓也很少见,长得也有点像。”
纺点点头,满脸自豪的笑容回答:“是!家父正是小鸟游音晴。我的目标正是成为父亲那样厉害的偶像。”
大和笑了笑,语气懒散显得不怎么真诚,“嘿——我倒是觉得不止,你有可能成为超越zero的偶像的潜质哦。”
“诶?”父亲在她的心中如同一座大山,刚学走路就想翻越大山,已经是非常勇敢的事了,更何况超越登上珠穆朗玛峰?纺惊讶地转过头来打量他的神情以判断他是否在说笑,厚厚的镜片反射着灯光,阻挡她的视线。他的唇角有着细微的弧度,神情很放松,大概是想活跃气氛吧?
“认真的哦。”像是看穿她所想,大和悠悠闲闲地打断她的思绪,“你啊,在想什么也太容易表现在脸上了,唔,教你控制好脸部表情,好像也是我的任务。”
纺下意识对着光滑的地板照了照,倒影着她略微惊讶的表情,也不是这么明显吧……
“噗。”旁边传来短促的笑声,大和撇过脸,捂住嘴,“啊,抱歉,没有嘲笑的意思,你还真是率直的类型呢。”
纺的手背在身后,绞着衣摆,冷静,找个坑跳进去或者找到时光机。太太太太羞耻了!第一次见面就露出这种不靠谱的一面。
大和转回头,余光注意到满脸通红的纺,沉默了下来。
纺偷瞄他,他目视前方,神色平静,似乎没有在关注她。
纺的心脏跳动逐渐恢复正常速率,但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,没有再看向大和。
虽然二阶堂さん长得有点凶,但是个易相处的好人呢。
她这样想着,不自觉嘴角上扬。